拓跋弘
拓跋弘(454-476年),即魏献文帝(465-471年在位),鲜卑名第豆胤,平城(今山西大同市)人。南北朝时期北魏第六位皇帝,文成帝拓跋浚长子。 太安二年(456年)正月,立为太子,生母李贵人按子贵母死制度被赐死。和平六年(465年)五月,父亲拓跋浚逝世,随后,拓跋弘登基为帝。崇文重教,兴学轻赋,喜玄好佛。皇兴三年(469年),将襁褓之中的长子拓跋宏立为太子。皇兴五年(471年),因不满冯太后长期摄政,原本要禅让给其叔父京兆王拓跋子推,被众臣劝阻后作罢,而禅让予太子拓跋宏,且因群臣奏称"三皇澹泊无为,所以称皇;西汉高祖之父被尊为太上皇,是不统治天下的,而皇帝年幼,陛下仍然执政",不称太上皇,而称尊号太上皇帝。专心信佛。 延兴二年(472年)二月,柔然来犯,献文帝以太上皇帝之姿,御驾亲征,大败柔然,并追至大漠。 承明元年(476年7)突然死亡(一说为由于杀了冯太后宠爱的大臣,被冯太后毒死) ,时年23岁, 谥号为献文皇帝,庙号显祖,葬在云中金陵。

生平经历

 

早年经历

 

拓跋弘,文成帝拓跋浚长子,母为李贵人(后追封为元皇后)。兴光元年(454年)六月初一日,文成帝出巡阴山。七月初五日(8月14日),拓跋弘在阴山北部出生。

 

太安二年(456年)二月,拓跋弘被立为皇太子。拓跋弘聪明睿智、机敏颖悟,从小就有济救百姓的志向,仁孝纯至,礼敬师友。

 

继位为帝

 

和平六年(465年)五月十一日,文成帝去世。 五月十二日,皇太子拓跋弘继位,是为献文帝。尊奉嫡母皇后冯氏(冯太后)为皇太后。

 

平定叛乱

 

和平六年(465年),车骑大将军乙浑上台后,看到献文帝年幼,趁机借用献文帝的诏令,大肆排斥异己,建立独裁的统治。乙浑把尚书杨保年、平阳公贾爱仁、南阳公张天度、司卫监穆多侯害死。五月十六日,侍中、司徒、平原王陆丽从汤泉入朝,乙浑又把他杀了。五月十七日,献文帝任命侍中、车骑大将军乙浑为太尉、录尚书事,东安王刘尼为司徒,尚书左仆射和其奴为司空。他很快夺取权力,掌握了军队的指挥权,并于七月初二日被封为为丞相,位居诸王上;朝廷内外,事不拘大小,都由他断决处理,自封为太原王。

 

面对凶残的乙浑,年纪尚幼的献文帝没有任何办法,只好在冯太后那里痛哭。开始时,冯太后对乙浑疯狂屠杀大臣也没有任何办法,也不敢得罪乙浑,只能拜他为丞相,以此保住献文帝的帝位。由于权位的逐渐稳定,乙浑的欲望愈来愈大,已经不满足于丞相的地位,准备伺机发动宫廷政变。

 

天安元年(466年)二月初二日,冯太后诏命元丕、元贺、牛益得等人率军,包围乙浑府把乙浑杀死。由于局势混乱,冯太后下诏临朝听政,处理所有的军国政务。

 

传位皇子

 

皇兴五年(471年)八月,献文帝不念情于世务,经常有出世之心,打算把皇位禅让给叔父京兆王拓跋子推,但遭到群臣们坚决反对,献文帝只好作罢。

 

八月二十一日,献文帝下诏传位于皇太子拓跋宏,群臣上奏以新帝拓跋宏年幼,不能处理朝政,让献文帝亲自处理朝政,并为献文帝上尊号为太上皇帝,区别于汉高祖之父这样虽为皇帝之父却不统治天下的"太上皇"。八月二十三日,献文帝迁居崇光宫,宫中设备简陋,宫阶是土筑成,国家大事都告知献文帝。

 

最终结局

 

延兴二年(472年)二月,太上皇帝献文帝戎装出京,在北郊带着将领们击退柔然的进攻;十一月,献文帝骑上战马,征讨柔然,一直杀到漠南,逼柔然后撤几千里。献文帝还颁布诏令,让工商杂伎一律务农,禁止滥杀牲畜,保护农业生产,对那些克己奉公的牧守加以提拔,对那些贪婪残暴的官员严惩不贷。

 

延兴四年(474年)六月,献文帝再次下令:处理一切案件都要按法律办事,以事实为依据,用刑要慎重。

 

承明元年六月辛未日(476年7月20日),拓跋弘离奇驾崩于永安殿,年仅二十三岁,谥曰献文皇帝,庙号显祖,葬于金陵。

 

为政举措

 

政治

 

献文帝即位后,继续执行道武帝拓跋珪的政策,他在平城等地建起大量房屋,并将塞外的鲜卑人及其他胡人内迁到关东地区。这是一项强制性的官方移民政策,目的是恢复与发展久经破坏的中原地区,遇到的阻力却恰与其深远的意义成正比。当时的官员不会去体谅老百姓对于故土的依恋之情,更不懂得组织民众去做思想工作,在执行政策过程中多半是采取硬性逼迫的手段,造成了一些地方民众的反感。部分流氓无赖乘机煽动情绪,许多年轻人逃亡集结在外,不少郡县都出现了有组织的土匪或强盗。

 

献文帝面对民患不想大动干戈地镇压,就与公卿们商量:"朕本来是要为民除害,可惜让那些官员坏了事儿,以至于乱事频起。如今违犯的人多了,不可能把他们都抓起来杀了。我的意思是通过大赦安抚,你们觉得怎么样呢?"元城人侯屈说:"民众逃亡做强盗,这是大罪,如今不给他们定罪就把他们赦免,乃是'为上者反求于下'(即本末倒置,不是执行政策的人的行为),恐怕不妥。依臣所见,不如诛杀首恶,赦免余党,此举足可安定天下。"清河人崔宏(这位又是清河崔氏一族,后来鼎鼎有名的北魏汉臣崔浩正是他的长子)则说:"圣明的君主统领民众,目的便在于安定团结,而不是跟民众去较量胜负。赦免罪行虽不是正招,但却便于执行。侯屈的意思是先诛后赦,还不如一招赦免全部搞定为好!如果有人赦免了之后还不老实,到时再杀也不为晚。"

 

献文帝拓跋弘赞同崔宏的建议,依计执行,果然民众不再为乱,对于继续作乱搞破坏的少数人,拓跋弘又派将军于栗领兵一万前去平定,很快解决了不安定的因素。

 

经济

 

献文帝大力推行的改革内容,鲜卑拓跋部落发源于遥远的边陲之地,他们的人口本来就少,进入广袤的中原后,必然成为一支少数民族。如果仅仅限于抢劫,他们自可来去如风,完全保持着过去的那种野蛮的游牧生活及习俗。然而,若是长期占据中原,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下去,他们就不得不调整、改变过去的生存方式,由游牧生活变为先进的农业耕作。

 

献文帝时期,其社会跃入封建制,但在统治方式上,北魏前期仍然保留着浓厚的奴隶制残余,特别是在统一北方以前,继续将战争中掳掠的人口没为奴婢,赏赐给诸王贵族和有战功者,从事农业和手工业的生产劳动。赋税方面,在推行宗主督护制的地区,平均每户每年的户调是帛二匹,絮二斤,丝一斤,粟二十石,外加地方征收的调外之费帛一匹二丈。且任意增加临时征调,动辄每户要交三十、五十石粟。当时官吏没有正式的俸禄,贪污、贿赂、高利贷公行。

 

在献文帝当政时期,社会生产力逐步得到恢复和发展,中国北方自西晋永嘉之乱(310年)以后,经过十六国时期的战争破坏,百姓死于兵革,毙于饥馑,幸存的人口不足50万。中原地区一派凋敝景象。北魏统一北方后,经过各族人民长期的辛勤劳动和共同斗争,生产关系得到了调整,生产有明显的发展。特别是献文帝拓跋弘改革后,自耕农民显著增加,献文帝拓跋弘以前,全国户数已达五百余万,比西晋太康年间增加一倍多。农业,手工业都有显著的发展。《洛阳伽蓝记》称北魏后期百姓殷富,年登俗乐,衣食粗得保障。在手工业方面,北魏后期炼钢技术有新的成就,相州牵口冶(在今河南安阳)制成锐利的钢刀。商业也逐渐活跃起来,太和以前,北方商业几乎处于停顿状态,钱货无所周流。献文帝时,元淑为河东太守,当地许多百姓弃农经商。随着商业的发展,货币恢复流通,太和十九年(495年),又重新铸造"太和五铢"钱,规定此钱在京师及全国诸州镇都可通行。

 

军事

 

年轻的献文帝非常善战,他亲自率兵指挥军队大战柔然,也是非常出色的一次战役。他亲自统率队伍,率兵追击,一直追到"石碛"(沙漠)。拓跋弘即位不过13岁,年纪虽轻,也同样喜欢练兵。皇兴二年(468年)二月初七日,献文帝在西山田猎,亲射虎豹。 同年五月十一日,献文帝在崞山打猎,于是驾临繁畤。 延兴五年(475年),已经退位做太上皇帝的献文帝在北郊大阅兵 ,惊动朝野。

 

天安元年(466年),北魏、宋战于徐州,北魏都督安都大败张永,积尸六十余里;徐州刺史薛安都等投降北魏,与北魏军合力击败宋军,宋朝淮河以北青、冀、徐、兖四州及豫州淮河以西九郡先后被北魏夺去。公元470年,先是北魏联络高车民族、悦般,对付吐谷浑、柔然民族和峻哒。后来峻哒民族与高车民族友好,和柔然民族通婚,向北魏王朝朝贡,与吐谷浑民族和睦相处。后北魏王朝与柔然民族争夺西域,柔然民族对高车民族屡战屡败,北魏王朝在西域占据上风,北魏已成为西域的主宰。

 

历史评价

 

魏收《魏书》:"帝聪睿机悟,幼而有济民神武之规,仁孝纯至,礼敬师友。""聪睿夙成,兼资能断,其显祖之谓乎?故能更清漠野,大启南服。而早怀厌世之心,终致宫闱之变,将天意哉!"

李延寿《北史》:"献文聪睿夙成,兼资雄断,故能更清漠野,大启南服。而早有厌世之心,终致宫闱之变,将天意也。"

家族成员

 

父母

 

父亲:文成帝拓跋浚

母亲:孝元皇后李氏

后妃

 

思皇后李氏,南郡王李惠之女,18岁选入东宫。献文帝即位,封夫人。皇兴三年,按照子贵母死之制处死。

昭仪封氏

贵人韩氏

贵人潘氏

椒房孟氏

椒房高氏

嫔侯氏,原姓侯骨氏,史书无载,见于墓志

嫔成氏,史书无载,见于墓志

儿子

 

孝文帝元宏,母李夫人(追封思皇后)

咸阳王元禧,母封昭仪

赵郡灵王元干,母韩贵人

高阳文穆王元雍,母韩贵人

广陵惠王元羽,母孟椒房

彭城武宣王元勰,母潘贵人

北海平王元详,母高椒房

女儿

 

常山公主

乐良公主

彭城公主

乐安公主

高平公主,嫁高肇

史籍记载

 

魏收《魏书·卷六·帝纪第六》

李延寿《北史·卷二·魏本纪第二》